• <tr id="vlolf"></tr>
  • <sup id="vlolf"><code id="vlolf"></code></sup>

    <code id="vlolf"></code>
      <mark id="vlolf"></mark>
      1. 咨詢電話:4000-980-586

        康安途海外就醫 添加微信

        常見疾病庫

        當前位置: 康安途海外醫療 > 腫瘤新聞 > 多吉美/索拉非尼聯合TACE治療肝細胞癌的預后

        多吉美/索拉非尼聯合TACE治療肝細胞癌的預后

        時間:2022-03-21 15:00 來源:康安途 作者:康安途醫療旅游

          多吉美/索拉非尼已被證明可有效治療晚期 HCC,并且自 2009 年在日本發布以來一直是標準療法。然而,由于反應率低,更積極的聯合治療已被用作多模式策略。本研究旨在確定多吉美/索拉非尼單藥和聯合經動脈化療栓塞術 (TACE) 治療晚期 HCC 的療效。

        多吉美

          方法:

          所有在關東羅賽醫院開具多吉美/索拉非尼處方的不可切除晚期 HCC 患者均被納入研究。對單獨使用索拉非尼或與 TACE 聯合治療的患者進行五年總生存率 (OS) 的估計。進行多變量和單變量回歸分析以確定影響 OS 的因素。還進行了使用傾向得分匹配和逆概率權重的分析。

          結果:

          截至 2018 年 6 月,共有 46 名患者接受了多吉美/索拉非尼治療。TACE 聯合組的索拉非尼總劑量較高(70900 mg 對比 24000 mg 對比單獨索拉非尼),盡管相對劑量強度較低(11.7%分別為 17.6%)。使用 Kaplan-Meier 方法估計的 5 年生存預后在索拉非尼聯合 TACE 治療的患者中比索拉非尼單獨治療的患者更長(36.3% 對 7.7%)。在單變量和多變量分析中,聯合 TACE 是唯一與改善 OS 相關的因素。在傾向評分匹配的病例中,聯合 TACE 的風險率為 0.067(95% CI 0.091-1.128)。

          結論:

          目前有一系列可用的治療選擇,重要的是確定不同多模式策略(例如索拉非尼聯合 TACE)對不可切除 HCC 患者的療效。

          在晚期 HCC 患者中進行的幾項臨床試驗已經檢查了多吉美/索拉非尼與其他方式聯合使用的效果,包括 TACE、肝動脈灌注化療(HAIC)、化療和其他分子靶向劑。雖然這些研究傾向于顯示良好的預后,但仍然沒有關于多模式治療策略的嚴格建議(Marrero 等人,2018 年)。

          在本研究中,使用所有病例,多吉美/索拉非尼聯合 TACE 均有效且優于單獨索拉非尼治療。在單變量和多變量分析中,聯合 TACE 是唯一與改善 OS 相關的因素。雖然傾向評分匹配后統計學意義消失,但生存曲線顯示預后明顯良好,MST與TACE聯合改善。只有16個匹配病例,占參與者總數的34%,因此分析的統計功效較低。

          與 TACE 組相結合的長期存活的可能機制可歸納為三點。

          首先,我們不得不提到腫瘤血管生成的機制。START 試驗的結果表明,多吉美/索拉非尼可增強 TACE 的療效。接受聯合治療的患者使用索拉非尼治療的時間更長,這可能是由于更好的反應率和更長的生存時間。這一發現表明 TACE 和索拉非尼對治療結果有額外的好處;即,由于索拉非尼的血管生成作用,TACE 的腫瘤減滅作用與局部缺血的緩解相結合。共識是 TACE 誘導缺血或缺氧變化,導致存活的癌組織中血管內皮生長因子 (VEGF) 活性增加。另一方面,索拉非尼針對腫瘤發展和進展中的幾個核心過程。具體來說,它能夠抑制 VEGF 信號通路的酪氨酸激酶以減少腫瘤血管生成和 RAF 激酶,這與抑制 MAPK/ERK 通路導致細胞增殖減少有關。它還導致線粒體功能障礙和降低 NAD 和三磷酸腺苷 (ATP) 水平,從而調節癌細胞生長所必需的關鍵細胞過程。因此,在 TACE 中使用強效多激酶抑制劑(如索拉非尼)可能會限制腫瘤的增殖、促血管生成行為,同時抑制 TACE 后促血管生成因子的激增。

          其次,我們可以從癌癥中的微RNA(miRNA)的角度來論證。據報道,miRNAs可以調節細胞中超過60%的蛋白質編碼基因。miRNA 表達降低與致癌靶基因表達增加之間的關系變得明顯,表明 miRNA 具有腫瘤抑制功能。關于 HCC,已經報道了 miRNA 的異常調節,并且一些研究表明 miRNA 參與多藥耐藥與預后不良有關。據報道,BCLC-C HCC 患者的高血清 miR-181a-5p 水平伴有 OS。在進行的 TACE 病例中,miR-200a 水平是與 HCC 結果相關的獨立預后因素。MicroRNA-221 與索拉非尼患者的不良預后相關。也有人說,長期接觸索拉非尼會導致上皮-間質轉化,HIF-1 的失調與索拉非尼抗性有關,已知通過增強血管生成引發缺氧環境。

          總之,miRNA 在靶向參與不同但內插途徑的特定基因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因此,TACE 和多吉美/索拉非尼可能通過各種復雜的 miRNA 異常調節來影響 HCC 的預后。

          總之,接受長期多吉美/索拉非尼聯合 TACE 治療的患者預后良好。在相對早期階段對 HCC 使用合適的多模式策略可能有助于提高治療效果。

          微信掃描下方二維碼了解更多:

        索拉非尼


        添加康安顧問,想問就問

        【康安顧問】

        7*24小時響應服務需求,服藥指導,膳食指導,報告解讀,“一對一”定制服務,讓您省時省力省心!每個康安顧問背后都有一個龐大的醫生團隊。

        (責任編輯:康安途醫療旅游)

        評論

        • 相關推薦
        • 其他推薦

        頻道欄目

        添加康安途醫學博士免費咨詢

        已有 127822 名患者成功添加
        專業醫學博士,7*24小時響應服務需求,用藥參考,前沿治療,報告解讀等解決您在治療過程中遇到的所有問題。

        腫瘤新聞文章

        本周熱門文章
        咨詢電話

        微信咨詢

        微信

        掃描二維碼
        免費咨詢醫學博士

        樂伐替尼 亚洲欧美日韩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三区
      2. <tr id="vlolf"></tr>
      3. <sup id="vlolf"><code id="vlolf"></code></sup>

        <code id="vlolf"></code>
          <mark id="vlolf"></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