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vlolf"></tr>
  • <sup id="vlolf"><code id="vlolf"></code></sup>

    <code id="vlolf"></code>
      <mark id="vlolf"></mark>
      1. 咨詢電話:4000-980-586

        康安途海外就醫 添加微信

        常見疾病庫

        當前位置: 康安途海外醫療 > 腫瘤新聞 > 奧希替尼(AZD9291)與肺炎和其他放射學異常有關

        奧希替尼(AZD9291)與肺炎和其他放射學異常有關

        時間:2022-01-18 09:54 來源:康安途 作者:康安途醫療旅游

          奧希替尼(AZD9291)是一種口服的、不可逆的表皮生長因子受體抑制劑,與多種肺部表現相關,包括短暫的無癥狀肺混濁 (TAPO) 和肺炎。我們介紹了一名 61 歲女性的 IV 期肺腺癌病例,她在開始使用奧希替尼 3 個月后胸部計算機斷層掃描 (CT) 上出現雙側磨玻璃影。她的影像學檢查結果被認為代表了對化療有反應的淋巴管癌病,而不是藥物誘導的毒性,因此她繼續使用奧希替尼。相反,我們介紹了第二例 57 歲女性 IV 期肺腺癌,她發展為奧希替尼誘導的肺炎,并成功地再次使用奧希替尼和糖皮質激素。

        奧希替尼

          病例 1:代表奧希替尼誘導的疾病反應的毛玻璃狀肺混濁

          一名 61 歲的不吸煙女性于 2017 年 2 月就診,診斷時患有EGFR L858R 和 T790M 突變的 IV 期肺腺癌。她在外部機構開始接受吉非替尼治療,但在治療后的幾個月內發現疾病進展明顯,出現粟粒狀肺轉移。2017 年 9 月,她改用奧希替尼,呼吸困難得到顯著改善。三個月后,盡管她的粟粒型轉移灶已顯著改善,但她的胸部 CT 顯示雙側毛玻璃樣混濁。有人擔心磨玻璃樣混濁與藥物性肺炎有關,但在此期間,她的呼吸困難繼續取得臨床改善。盡管放射學提示肺炎,但人們認為她的混濁代表對化療有反應的淋巴管癌病,而不是藥物引起的毒性。鑒于她的臨床穩定性,她繼續每天服用 80mg 奧希替尼,不添加類固醇。

          案例 2:奧希替尼在奧希替尼誘發的肺炎中的成功再挑戰

          一名有 12 包年吸煙史的 57 歲女性于 2013 年 9 月因惡性胸腔積液就診時被診斷為EGFR外顯子 19 缺失的 IV 期腺癌。她于 2013 年 10 月開始使用厄洛替尼,并在 4 年內保持了良好的反應。2017 年 11 月,正電子發射斷層掃描 (PET) 掃描顯示疾病進展,出現新的肝和骨轉移。鑒于厄洛替尼治療失敗,她接受了突變分析,發現攜帶 T790M 點突變。她于 2017 年 12 月開始使用奧希替尼。在奧希替尼治療的三周內,她出現了嚴重的呼吸困難和急性缺氧性呼吸衰竭(外周毛細血管氧飽和度,高流量鼻導管上為 93%),需要重癥監護。胸部 CT 顯示新的、廣泛的雙側磨玻璃影。一項廣泛的傳染性檢查沒有發現。懷疑是藥物性肺炎,她立即停用奧希替尼。她每六小時接受 60 毫克甲基強的松龍治療,持續五天,然后是兩個月的強的松逐漸減量。在服用皮質類固醇的兩天內,她的呼吸急促和缺氧有了顯著改善。一個月內,她不再需要補充氧氣。她開始使用卡鉑和培美曲塞進行化療。她完成了四個周期的卡鉑和培美曲塞,然后是維持培美曲塞,但在三個月后發現她的肝臟疾病進展。盡管了解肺炎再發的風險,但患者還是選擇再次接受奧希替尼治療。2018 年 5 月,她最初開始每隔一天服用 80 毫克奧希替尼,同時每天服用 0.5 毫克/公斤的潑尼松。在接下來的三個月里,潑尼松每隔一天逐漸減少到 5 毫克,她仍然每天服用 80 毫克奧希替尼,有證據表明有顯著的腫瘤反應且沒有肺炎的臨床或影像學跡象。她一直使用奧希替尼,直到 2019 年 4 月她出現了軟腦膜癌病進行性疾病。

          奧希替尼(AZD9291)的使用與幾種肺部表現的發展有關,從影像學上的無癥狀發現到危及生命的肺炎。本報告中的第一個病例表明,如果患者保持無癥狀,盡管新發磨玻璃肺部病變繼續使用奧希替尼治療可能是合理的。

          鑒于使用奧希替尼的 NSCLC 患者肺部表現的范圍,良性特征可能被誤認為是肺炎?鼓[瘤藥物引起的肺炎最常見的影像學表現是多灶性磨玻璃影伴小葉內間質增厚。然而,有多種診斷與這種影像學模式重疊,例如原位肺腺癌、癌性淋巴管炎、感染、肺出血或肺水腫 。除了上述可識別的原因外,20-35% 的患者在接受奧希替尼治療時出現短暫無癥狀肺混濁 (TAPO)。這些 TAPO 是磨玻璃樣混濁的臨床良性區域,盡管繼續服用奧希替尼,但仍會消退。就像這些報告中的患者一樣,我們的患者在出現新的毛玻璃樣混濁時完全沒有癥狀。然而,與所描述的 TAPO 病例不同,盡管監測了幾個月,但我們的患者仍具有與臨床改善相對應的持續影像學發現,因此更可能代表疾病反應。區分各種肺部表現以決定是否繼續使用奧希替尼至關重要,因為進一步的治療選擇有限。

          第二個案例表明,對于以前發生過奧希替尼(AZD9291)誘導的肺炎的轉移性肺癌患者,重新使用奧希替尼和糖皮質激素是一種有效的選擇。我們的患者在再次使用奧希替尼后接受了 11 個月的監測,據我們所知,這是描述的最長時期。

          據報道,使用奧希替尼(AZD9291)后出現嚴重并發癥,如肺炎和間質性肺病 (ILD)。在 FLAURA 試驗中,奧希替尼組 4% 的患者出現 ILD 或肺炎。相比之下,標準 EGFR-TKI 組(吉非替尼或厄洛替尼)中只有 2% 的患者發生 ILD。在這項研究中,由于 ILD/肺炎而強制停止治療,并且沒有因 ILD/肺炎導致的死亡。隨著奧希替尼繼續覆蓋更多人群,奧希替尼誘發的肺炎也將影響更多患者。雖然永久停藥仍然是該不良事件后的標準治療方法,但一些病例報告描述了奧希替尼再激發與類固醇治療的成功。

          奧希替尼(AZD9291)誘發肺炎的機制尚不清楚,并且可能有不止一種機制是藥物誘發的肺損傷的原因。一種建議的肺損傷機制涉及免疫介導的炎癥信號促進;谶@一假設,我們再次使用皮質類固醇對我們的患者進行挑戰,以減弱任何過度的免疫系統反應。另一種機制涉及通過削弱抗凋亡機制而引起的細胞毒性肺損傷。EGFR-TKI 吉非替尼已被建議通過抑制 EGFR 磷酸化和減少再生上皮增殖來增加潛在的肺纖維化。

          奧希替尼(AZD9291)是否誘導直接或劑量依賴性毒性也不清楚。由于沒有臨床試驗來指導奧希替尼誘導的肺炎后重新激發患者的劑量,我們最初將給藥頻率降低到每隔一天,然后逐漸將給藥頻率增加到每天一次。其他病例報告也描述了以減少每日劑量開始的成功。隨著奧希替尼使用的增加,腫瘤學家應該熟悉在肺炎發生后重新使用奧希替尼的潛在策略。

          結論

          奧希替尼(AZD9291)與肺炎和其他放射學異常有關。這里介紹的病例突出了類似于肺炎但可能不需要停用奧希替尼的影像學變化,以及在藥物性肺炎發生后仔細重新使用奧希替尼和皮質類固醇的患者的安全性。雖然將已發生藥物性肺炎的患者再次暴露于奧希替尼可能會給患者帶來潛在風險,但臨床醫生應意識到,對于替代治療選擇有限的患者,這些益處可能是值得的。微信掃描下方二維碼了解更多:

        AZD9291


        添加康安顧問,想問就問

        【康安顧問】

        7*24小時響應服務需求,服藥指導,膳食指導,報告解讀,“一對一”定制服務,讓您省時省力省心!每個康安顧問背后都有一個龐大的醫生團隊。

        (責任編輯:康安途醫療旅游)

        評論

        • 相關推薦
        • 其他推薦

        頻道欄目

        添加康安途醫學博士免費咨詢

        已有 127822 名患者成功添加
        專業醫學博士,7*24小時響應服務需求,用藥參考,前沿治療,報告解讀等解決您在治療過程中遇到的所有問題。

        腫瘤新聞文章

        本周熱門文章
        咨詢電話

        微信咨詢

        微信

        掃描二維碼
        免費咨詢醫學博士

        樂伐替尼 亚洲欧美日韩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三区
      2. <tr id="vlolf"></tr>
      3. <sup id="vlolf"><code id="vlolf"></code></sup>

        <code id="vlolf"></code>
          <mark id="vlolf"></mark>